媒體報道 / Media reports

企業家精神,不可替代的核心競爭力

發布日期:2018-09-27 14:02:00 閱讀量:1187

    ——解讀沈陽副食集團轉型發展的成功密碼(下篇)
 
        熟悉李軍的人,會稱他一聲“大哥”。他外表普通言語樸實,卻不失幽默;“功勞都是他人的”是他典型的口頭語,讓人心生敬佩;埋頭干事,從不張揚的性格,壓抑不住一種長年基層苦干養成的銳氣……交談中,集團事業成了“家里事兒”,手下員工成了“家里人”,李軍從不以企業家自居,更似一位有感情、有情懷的“大家長”,一位敢打敢拼、勇于擔當的“當家人”。


  不讓“家里人”丟飯碗
       因為父親一直從事畜牧副食工作,李軍從小耳濡目染,對副食行業有著很深的感情。“父親給我的太多,我的每一步成長無不有父親的影子,即便是現在,影響也在繼續……”進入市場經濟之后,傳統副食行業“沒落”了,這種情感更加明顯,看見副食人,就像看到了家里人。


        “再不濟,也不能讓家里人吃不上飯。”1994年,李軍出任沈光肉類食品總廠廠長。當時,全廠干活的有202人,還有289名職工改革后剝離回家,無所事事。不僅“內憂”(黑作坊多)“外患”(外來產品涌入),還有大量負債。李軍破天荒用廠子賬面所有資金20萬元打廣告,“吃沈光,保健康”廣告語讓沈光香腸一下家喻戶曉。同時又別出心裁,將以往閑散在家的近300名富余人員(其中80%為女工)擴充到銷售隊伍之中。起初,多數人都不理解,甚至理直氣壯地認為,“國有企業職工就應該養著,寧可在家餓著,也不干這低三下四的銷售活兒”。


       李軍率先推出職工銷售激勵機制,人均指標5000元,指標上2%提取獎金。對銷售成績突出的,獎勵通訊工具BP機和流動售貨車,還推選他們成為銷售狀元和能手。就這樣,一傳十、十傳百,三個月后,昔日見生人都臉紅的車間女工,個個鍛煉成了能說會道的新型推銷員,售腸“娘子軍”成了當時沈城街頭一景。
  此舉不僅讓沈光當年扭虧為盈,還讓近300名下崗職工恢復就業,他們當時的月收入平均在700元以上,幾乎是普通職工收入的兩到三倍,個別冒尖的月收入可達到5000多元。不到一年的時間,不少人扔掉自行車,騎上了摩托,家里裝上了電話。


        2007年,李軍出任副食集團董事長,再次對萬名副食職工許下承諾,“十多年前,沒讓任何一個沈光人掉隊,現在也不會讓一名副食員工因改革而下崗。”
這一句飽含深情的承諾,職工的心寬了。在之后開展的“做實運動”、剝離減債、走合資合作道路中,集團不是簡單地把失崗員工推向社會,而是通過各種保障措施把他們安置好。10年間職工工資實現“八連漲”,同時彌補了歷史上對職工待遇的虧欠,員工采暖費也歷史性地實現了全覆蓋。


  有擔當的“大家長”
         如果“不讓職工下崗”是一種責任,“不讓每一分資產因改革而流失”則是一種擔當。
         2010年起,副食集團改革進入攻堅階段,在競爭性產業,國有成分的減持,員工國有身份的轉換不可避免。
       “作為長期在國企擔當主要領導的人,在這一特定時期,要做到‘守土有責’,不能丟掉每一分國有資產。”李軍說。
  十二線蔬菜批發市場,定位城市蔬菜配送中心。由于歷史遺留原因,這塊土地一直存于土地儲備中心,這事兒一直是李軍的“心頭病”。時隔八年的今天,集團終于斥資8000萬元收回了這片土地,又一次兌現了他當初許下的誓言。尤其難能可貴的是,在改革發展的10年間,沈陽副食集團吸引社會資本1.2億元,原址原地合作組建了20個混合所有制經濟實體,不僅做到了國有資產的保值增值,還保住了一批如今稀缺的中華老字號和老品牌。


        沈陽稻香村,始建于清末,距今已有百年歷史,是沈陽食品行業僅存的“中華老字號”國有企業。但在市場上出現廣式、京式、蘇式等各種新式月餅后,傳統月餅就不再“吃香”了,沈陽“稻香村”也失去了往日的風采。2015年11月,沈陽稻香村與蘇州稻香村雙雙攜手,合資組建沈陽稻香村食品工業有限公司,共同開發東北區市場。“蘇稻”融入后,推出了多款新式糕點,次年又投放市場12款精裝速凍水餃,半年時間就扭虧為盈,全年利潤超過500萬元,“稻香村”品牌得以發展與提升。


        沈陽“青花”“自力”“彩塔”三大品牌,曾經輝煌于上世紀九十年代。隨著南方調味品企業的快速發展并搶占東北市場,這些品牌的市場份額被蠶食、萎縮。2010年,合資組建沈陽青花食品釀造有限公司后,上市10個全新產品,第二年銷售收入上漲29%,當年就扭轉了連續多年虧損的被動局面?;謴蜕a的青花壇裝腐乳,現在在東北地區供不應求,與同行一線品牌媲美。


  “我最愧疚的也是家人”
       “人的生命受兩種力量支配,一種是愛,一種是情。二十多載,不求有功,但求心靈慰藉那些沉睡的記憶和那些值得記憶的碎片……”李軍坦言,自己對副食的感情付出遠勝家人。


       2007年6月10日,他走上新工作崗位的第二十四天,女兒高考結束的第二天,父親因患間質性肺炎,搶救無效,83歲的父親平靜地走了。“我有兩個兒子,一個能用,一個不能用。”父親過世前的一句話,讓李軍心生愧疚,因為他明白,那個不能用的就是他,忠孝兩難全。


  “我不是一個合格的丈夫。”從柔弱的妻子懷抱幼女風雪中流連于公交車的無助,從妻子送走了讀書的女兒又接過了年邁婆婆的無怨無悔,年復一年,妻子有著毫無盡頭地等待與期待……李軍懂得,妻子為他付出的更多。“我更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。”2007年9月9日,在送女兒出門求學的那一刻才發現,女兒已是18歲的大姑娘了,愧疚之情溢于言表。


  舍棄“小家”,更多的是為了“大家”,李軍的家人也明白,“大家”需要他,那里有他的責任和夢想。


  埋頭苦干,痛并快樂著
  10年間,李軍很少接受媒體記者采訪,也很少出現在媒體上,“我不用宣傳,干些實事兒,把企業真正發展好就行。”低調、實干的性格,多年來遇到的風風雨雨,讓李軍不愿意急功近利,不愿意搞政績工程,只想靜下心來發展事業。


  慢慢地,班子里、集團內聚集了一批“想干事、能干事、能干成事”的人,成了集團發展的核心力量。在管理層工作多年的老員工這樣評價,“李軍是兄長,更是我們的榜樣,事事以身作則,讓人心服口服。”勞模、先進……這些本來可以屬于他的榮譽光環,李軍都推掉了。在他看來,勞模就應該授予一線員工,先進就應該屬于勤勞懇干的人。于是,他身邊出現了一批勞動模范、先進工作者,一批“心中有企業”的員工。


集團領導班子里最年輕的一位副總,一位“80后”,10多年前入職的時候只是集團下屬公司的普通員工,平日里任勞任怨,風里來雨里走,在發展業務上大膽提出建議,多項被集團采納執行并實施。集團班子研究后果斷委以重任。之后幾次輪崗他都表現不俗,在銷售、經營、管理方面都取得了不俗成績,幾經提拔終于成長起來。像這樣有作為、有能力的年輕“80后”,集團有意識培養了一批。他們陸續走上各級領導崗位后,成了集團未來發展的 “接班團隊”。


  李軍沒什么愛好,平時最大享受就是到集團各個企業里去轉悠。有時愿意看看書,與文化人往還。再有時間,就動筆寫點東西。這幾年,他陸續寫了幾本回憶錄,不為出版,只為反思往事,寄托情感。在《我這十年》回憶錄中,他寫道:“我這輩子注定了要被命運所戲弄,一天廠級干部都沒干過,卻受命出任食品總廠廠長;連一畝地多大都不知道,卻成了張士800畝大市場的掌門人;做夢都沒想過到集團工作,卻成了集團總經理,再到董事長……”但正是這些奇遇般的經歷和磨練,才給了他一個個施展才能的大舞臺,才鑄就了一個企業家的特殊人生。


  “只要情系企業,心系員工,以舍我其誰的魄力,以大刀闊斧的勇氣,以勇闖難關的豪氣,就可以蹚出一條國企改革發展的路子……”這是李軍的感悟,也是今天一大批奮斗在一線的企業家縮影,他們身上凝結的那種企業家精神,正是沈陽制造未來的希望。
 
轉自2017年12月10日《沈陽日報》

024-86725217

移動端網站

公眾號

老师啪啪啪视频